文物专家王世襄逝世:玩成大家 母亲去世改变人生(组图)

发布日期:2021-05-21 19:32   来源:未知   阅读:

  被称为“京城第一大玩家”的王世襄再也不能继续自己的玩性了。昨日,记者获悉,著名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国家文物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王世襄因病医治无效,于11月28日9时25分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其子王敦煌告诉记者,王世襄住院已有5个多月,此次因恶性心率失常在协和医院过世。

  中央文史研究馆相关工作人员透露,依王世襄本人生前愿望及家属意愿,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家中不设灵堂。王老的遗体已于11月29日上午火化,追思会将于12月4日在京举行。

  王老的去世让家人和朋友都不能接受。昨日,王世襄的儿子王敦煌告诉记者,其父年岁已大,前前后后住进协和医院已有一年多。这次在医院待了有5个多月了,“父亲去世也是突发性的,是恶性心率失常。”

  而一直编辑王老书籍的三联书店编辑张琳也告诉记者,王老一家人都很低调,自己也是后来才知道老先生住院的消息。到医院看老先生时,“已经很难交流了。”中央文史研究馆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依王老本人生前愿望及家属意愿,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家中不设灵堂。

  优越的环境和年少好奇好动的性格,使王世襄特别喜欢和京城诸多玩家交游,而玩物也可以成家。除对那些已近于文物中“显学”的书画、雕塑、金石、建筑诸多方面有精深的研究和丰富的撰述外,王先生对包括家具、乐器、漆器、匏器、竹刻、铜炉、金石牙角雕刻在内的领域,也有深入系统的研究。在收藏界,王先生的“由我得之、由我遣之”的作风令所有人都尊敬。

  同时,年过九旬的王世襄仍笔耕不辍,且文思敏捷,时有文章见诸报刊。三联书店编辑张琳告诉记者,一年多前,王世襄还提出,《锦灰堆》系列都已经出到《锦灰不成堆》,既然都已经不成堆了,那就在之后推个《锦灰屑》,“现在文字很少,估计很难推出了。”

  为缅怀王世襄,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特意设立了专柜纪念他。专柜上方的王世襄先生肖像为著名漫画家丁聪所绘。肖像上方的“鄙貌不扬很难画,使我满意少办法。不怨画师艺不高,只怨天生不潇洒!”是王世襄先生生前自嘲所作的打油诗,下方“你怀里的蝈蝈,比你一生幸福温暖”是王世襄好友黄苗子的话。

  据悉,三联书店将在年底或明年初推出《锦灰堆选本》,分“忆往说趣”和“谈古论艺”两分册以及《中学生文库本 京城忆往》两本书。

  王世襄,1914年5月25日出生于北京。父亲是位外交官,任职外交部条约司,工作之余喜欢逛古玩店,买些残缺的古瓷标本,而母亲金章更是著名的鱼藻画家。王世襄小时候,家中有私塾老师教经、史和诗词等,但王世襄从小的心思都不在学业上,他对自己的判断是:“我自幼及壮,从小学到大学,始终是玩物丧志,业荒于嬉。”据他的回忆,在他年幼时,其兄长就去世了,母亲觉得他是家里独苗,因此对他也较为纵容,任他“不务正业”。

  优越的环境和年少好奇好动的性格,使王世襄特别喜欢和京城诸多玩家交游,展露出“燕市少年”的特有风貌,他成日养蛐蛐、种花草、养鱼鸟……王世襄说,他从小就对自己感兴趣的事儿尤其上心,不但要玩,还要玩得有水平,于是,他花了很多心思来研究这些“业余爱好”,“玩也要认真玩,如果连玩都玩不好,还能做什么?”

  1934年,王世襄考入燕京大学,开始是按照母亲的意愿念了医科,但因为不务正业,无法应付学业,念了两年后考试不及格无法继续升学,他转入了国文系。即便在文学院读书时,他也臂上架着大鹰或怀里揣着蝈蝈到学校上课,气得老师把他撵出课堂。

  这样的性格,让王世襄从小就成为了一个博学之人,为他此后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母亲金章的去世,让王世襄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彼时他刚从燕京大学毕业后不久,因为母亲的去世,他认为自己不能辜负母亲的厚望,再一味地玩闹下去。于是,他开始研究母亲的画,继而研究《画论》,以此写出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中国画论研究》。此后,1941年,他又加入营造学社,跟随梁思成到了四川李庄,学习研究中国古代建筑。“这段经历对我很重要,建筑也是一种艺术,他为我此后研究培养了一种很严谨的治学精神,也让我开始对明清家具产生了兴趣。”在一次采访里王世襄如此说。

  抗战后,王世襄被梁思成举荐,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驻平津区办事处助理代表,接受了清点故宫文物、追回文物的任务,并由他经手追回了文物260余件。在这段期间他与相恋五年的袁荃猷在1945年冬天喜结良缘,并正式开始为故宫工作。

  刚去世的翻译家杨宪益曾经为王世襄赋诗一首:“名士风流天下闻,方言苍泳寄情深。少年燕市称玩主,老大京华辑逸文。”短短四句,道出了大玩主王世襄最精髓的人生故事。杨宪益和王世襄是多年至交,90余岁高龄,两位友人相继离世,似乎再次宣告这样一个事实:一个时代真的已经逐渐离我们远去。

  1948年,王世襄在担任故宫博物院古物科长时,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去美国和加拿大考察博物馆。1949年,他回到故宫博物院任陈列部主任。然而追回、清点文物的经历却让王世襄在“三反”运动中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1953年,他无故被开除,此后王世襄的地位越来越边缘。

  “正常的人遇到这样的遭遇可能会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杀,一个就是自暴自弃。但我选择自珍。”利用这沉寂的十几年时光,王世襄开始真正专心研究中国音乐、明清家具各种偏门“学问”,并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专家,他的多部家具研究著作都是在此基础上产生的。而这段光阴中,王世襄本人最看重的研究成果就是对古曲谱《广陵散》的研究,并在后来发表了专著《广陵散》(说明部分)。

  王世襄一生收藏了许多珍贵的明清家具,这批家具后来被王世襄以市价十分之一的价格给了上海博物馆,这批明清家具也成为了上海博物馆最重要的家具收藏。晚年的王世襄沉醉于鸽子研究,“除了别的,什么都不谈,就谈鸽子。”一次,一位记者提出采访他,他这样回答。他携带相机踏遍了北京的鸽市,去外地开会时也不忘逛鸽市会鸽友,还翻阅了沉睡在故宫书画库中的宫廷画家绘制的鸽谱。

  除此之外,王世襄还被许多人赞为京城文化界最会做饭的美食家,汪曾祺曾说:“学人中真正精于烹调的,据我所知,当推北京王世襄。”曾是王世襄芳嘉园邻居的郁风则回忆:“王世襄不但每天买菜是行家,哪家铺子能买到最好的作料也是行家。不但吃的品位高,做菜的手艺也是超一流。”

  研究明清家具:著有《明式家具珍赏》、《中国古代漆器》、《明式家具研究》、《美国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精品选》